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反兴奋剂教育大使傅园慧接受专访
发布时间:2017-09-04 信息来源 : 反兴奋剂中心

  9月3日中午,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反兴奋剂教育大使傅园慧接受了新浪体育记者周超和反兴奋剂中心教育预防处处长赛飞的专访,傅园慧谈了自己作为职业运动员对反兴奋剂工作以及体育精神的认识和理解。以下是专访的全部内容。


周:你是几岁开始游泳的?从什么时候知道有兴奋剂这种东西需要注意的?
傅:从全国能够夺得名次以后才会知道反兴奋剂(中心)这样的一个组织。

               

周:那你第一次接受反兴奋剂教育是在13、14岁的时候么?
傅:差不多14、15岁吧。因为是那个时候开始在全国比赛崭露头角。开始有必要接受反兴奋剂的一些知识。

               

周:当时教育你们,是用吓唬的方式么?
傅:也不是吓唬吧。教育我们日常需要提高警惕的,需要我们认真履行的一个职责。因为竞技体育,最重要的还是纯洁体育。如果沾染了兴奋剂,对体育精神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周:之前有一些运动员出现了瘦肉精阳性的问题。你们现在是一点都不敢在外面吃么,对你们的生活会有很大的影响么?
傅:会有非常大的影响。因为如果我们在外面就餐,里面含有廋肉精的话,如果我们再进行了尿检,我们就是兴奋剂阳性。可能这些东西对我们的成绩并不会有任何帮助,但是因此我们需要背负服用兴奋剂的恶名。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没有必要的。我们绝对不会在外就餐。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在总局,或者组织给我们安排的可以就餐的地方就餐,其他地方我们是不会就餐的。

               

周:你在国家队或者地方队肯定不敢在外面就餐。那你回到家里面,妈妈给你做个肉,你都可能不敢吃么?
傅:对,我在家里面就吃一些鱼和菜,都不会吃肉。

               

周:关于兴奋剂(检查),以前有一些运动员跟我说过,出了名之后被盯上了,比如一周被检查六次。你有过这样密集的兴奋剂检查么?
傅:我没有过。我觉得兴奋剂检查是公平的,不会说是你有名了,故意要多来抽查你,那是不会的。所有到一定成绩后的运动员,都有一定的几率被抽查,有时一个礼拜被抽到好几次。我也遇到过两个不同的组织,在同一天抽到了我。那种几率是非常小的。而且你被抽到或不被抽到,其实都像是随机的。不是说他们故意一定要来抽你,成绩好就会被关注和检查的多。

               

周:之前有一些运动员非常注意行踪信息的上报。你每次出去都需要报告么?
傅:我们针对每天的每一个时间段,都需要申报行踪信息。

               

周:那是要在每天的早晨起来么还是第二天的晚上,你自己在笔记本上上报呢?
傅:不是。它是有这样的一个联网的程序(ADAMS),可以在电脑上登陆自己的账户和密码进行上报,报完之后,国际和国内的反兴奋剂组织同时都可以看到你的行程,他们可以选择在什么时候抽查你(接受兴奋剂检查)。你可以选择每天一个小时的建议检查时间,建议他们这个时候来,因为这个时候我可能比较稳定,可以确定我一定在某一个地方。看到了这个之后,中国的或者国际的反兴奋剂组织可以选择在这个时间或者其他时间来抽查你。

               

周:行踪信息申报由运动员自己来做么?还是由队医或者领队代劳?
傅:这个都不一定吧。有些队是由队医代劳的,有些就是运动员自己报的。

               

周:那你呢?
傅:我是自己报的。

               

周:每天都要自己做?
傅:我们每天的行程都是固定的。游泳池,全运村。

               

周:这是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
傅:不会啊。后面几天的行程,今天就需要报,不是说明天去哪里,现在再报,这已经来不及了。提前48个小时一定要报完。如果今天临时报了明天的,中国或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可能来不及看到,他的行程之前已经订下来了,那你突然今天改明天的,不停的改,那就不能再抽查你了,这样是违规的。

               

周:你接受过血检么?血检和尿检的比例是多少?
傅:接受过啊。(比例)不是我说了算的。不是说我想抽就抽,不想抽就不抽,只要来了我们就接受。我们有这个义务要去接受的。

               

周:他会通知你今天是血检么?
傅:不会啊。他们来了之后会告诉你是血检或者是尿检。

               

周:这个比例你有印象么?比如4次里面有1次是血检。
傅:这个不可能有比例。这些都是随机的,没有比例,没有几率。

               

周:外国在兴奋剂问题上,对中国有一些偏见。那么你受到过这些偏见的询问么?
傅:没有。

               

周:你们运动员之间有没有互相提醒,让彼此小心一点。
傅:不会啊。因为这些东西都不需要再提醒了。身为职业运动员,甚至是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这些最基本的常识,都还是明白的。不需要互相提醒。在那种时候,你还需要别人提醒你的话,我觉得你都不能被称之为一个合格的职业运动员。

               

周:那么这完全就成为了你们生活的一部分?不会再把它当成影响你们生活的一个难受的事情。
傅:这没有什么难受不难受的。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那我说难受,我想吃外面的东西,我付出的可能是我职业生涯所有的荣誉,值得吗?我可以忍到我退役以后,我去吃个遍,而不是现在,为了现在我的一点食欲的欲望,付出这么多年游泳的荣耀。

               

周:关于霍顿,你们都是游泳队的,你听到那样的事情,你会怎么想呢?
傅:我们身为队友,肯定是会感到难过和气愤的。但是我觉得在这样一个世界级的舞台上面,不管别人是怎么样的,不管他们是怎么对我们,我们一定不会攻击别人。因为这样做,对我们非常不好。我们是一个大国,我们有我们的素质和涵养,不管别人是怎么攻击我们,我们之前可能犯下了一些错误,但是我们现在都是完美的,我们都是优秀的。我们不会用他们攻击我们的方式去攻击他们,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我们能拿成绩就拿成绩,拿不了成绩,我们也会做好平时我们比赛中的一言一行,尊重对手,尊重裁判,尊重观众。

               


赛:非常感谢你从去年以来作为我们的反兴奋剂教育大使,做了很多工作,给年轻人树立了正面的形象。你也参加了我们的这一次活动,我们这一次是以“体育精神”和“体育精神云”为主题来做这一次反兴奋剂教育拓展活动。那么在你的理解里面,体育精神和反兴奋剂是什么样的关系?
傅:我觉得体育精神和反兴奋剂也是息息相关的。只有我们在公平的条件下面,去竞争,去展现竞技体育的精神,才是公平的。如果没有反兴奋剂的话,我们大家都不可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技体育也就没有意义了。

               

赛:我们这次在天上挂了很多体育精神的词语,组成了体育精神云,你觉得哪两个词是和反兴奋剂工作最契合的?
傅:我觉得是健康和诚实这两个词最能突出的反映反兴奋剂工作的形象。

               

赛:那么在最后,请你对青少年运动员说几句话。
傅:青少年可能对兴奋剂不会有一个明确的认知。我觉得竞技体育,成绩的确是很重要,在保证成绩好的一个前提下,最重要的是要保证身体健康。为了追求一个高水平的成绩,而放弃了自己身体的健康,我觉得这不是健康的体育。希望大家能够有一个健康的、纯正的体育精神。

               

赛:身体和心理的健康。
傅:对,身心的健康。

【打印】    【关闭】